第202章 红颜东来诉衷肠(四)

    沈念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楼上一位富家公子手摇白扇,正凝目看着他。那人见他望过来,折扇一收,将把柄对着二人牵着的手点了点。

    沈念卿瞧清他面容,当真吓了一跳,这时又见他一番动作,禁不住脸上一红,松开了手,霍思瞥见他神色不宁,反应过激,便问道:“念卿哥哥,这人是谁?你认得么?”

    沈念卿自然识得,只是答也不是,不答也不是,正想如何告诉她。这时楼上那公子拱手笑道:“这位姑娘安好,沈少侠怎会识得我,我倒是认识他!

    霍思见那人指嫩肤白,分明是女扮男装,忍不住嗔怒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那公子将折扇一松,摇了一摇,微笑道:“小生不才,自称赢公子!被羲嫉溃骸昂,女扮男装,鬼鬼祟祟!

    赢公子笑道:“此言差矣,我光明正大站在这里,又怎是鬼鬼祟祟?倒是某人,浪得虚名!彼凳苯凵褡蛏蚰钋。

    其时沈念卿微感诧异,心想:“怎会在此处碰到赢公子?”他曾说下次遇着他便要替二位长老报仇雪恨,可是心中又想,今日遇见思妹,不忍在他面前杀人,何况赢公子既敢出现他面前,料想必有准备。当即避过她眼神,低声说道:“思妹,咱们走罢!

    霍思知她话里有话,不肯就此离去,道:“赢公子,你这话是何意?”赢公子叹道:“可惜,可惜,有的人实是天下一等一的笨蛋!彼低曜肀阕。

    霍思顿觉大怒,娇喝道:“你说谁笨蛋呢?”心想自己与她素不相识,总不是说自己了,那么定是说念卿哥哥。这样一想,如何不怒?当下将长剑一挥,叫道:“你若不说个清楚明白,我怎能放你走?”说完纵身一跃,落到了楼上,挥剑往里一刺。

    沈念卿决没有料到她说动便动,这时一见,真又吓了一跳,担忧道:“小心!彼嫡饣笆,连他自己都分清究竟是为谁说的。正在这时,只闻见当一声,霍思从楼上落了下来。沈念卿伸手抓住她,又见两道身影凌空落下,定神一瞧,却是三鬼中的二人。

    他心思一转,便知赢公子武功及不上思妹,是以竟差使二人与思妹对仗,这样一想,只觉心中渐怒,可是又忍不住心想:“万幸,倘若思妹那一剑真刺中了……”便不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二位鬼者冷眼相待,淡淡道:“沈少侠,别来无恙!鄙蚰钋涞溃骸岸槐鹄次揄!彼低晟焓智W×嘶羲际终,说道:“思妹,咱们走罢!毕允遣辉付嘧骶啦;羲几惺艿剿菩牡奈屡,心头暖烘烘的一片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齐步往客栈外走去。这时楼上栏杆处又现出赢公子的身形来,她轻轻摇着折扇,目送二人出了客栈,便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沈念卿与霍思出了大门,眼望街上人来人往,这才松开了手掌,说道:“思妹,你怎会在这里?”霍思道:“我专程来找你啊!鄙蚰钋湮实溃骸澳枪戮氨材?他仍住在孤绝峰上么?”霍思神色一黯,立住不动。

    沈念卿心中咯噔一跳,已觉不妙;羲计嗳坏溃骸笆Ω浮先思夜榧帕!鄙蚰钋湫牡滓惶,想起那位武功卓绝的老人,虽然为人冷漠,可是他确是相助了自己,又收了思妹为徒,实在算得一位大恩人。

    霍思颤声道:“念卿哥哥,就在你离开的第三年,那年梅花正开,有一日我去拜见师父,他老人家便在山洞里圆寂了。我替师父守墓三年,这才来寻你!彼档秸饫,眼眶渐已湿润。

    沈念卿心中一痛,想到一代人物逝世,又想到思妹独自一人在峰顶待了三年,那该如何的煎熬,又觉酸楚不止,忍不住胸口一热,伸出双手将她抱住,在她耳边说道:“思妹,你是我在这世上至亲的亲人,让你受苦了!

    霍思伏在他肩头,低声道:“不,念卿哥哥,你只身一人前往西域,吃得才叫苦头呢!彼档秸饫,忍不住破涕为笑,道:“念卿哥哥,我要你将这些年来的经历原原本本的告诉我!鄙蚰钋湫闹幸慌,他这些年来压抑了许久,早已心累神乏,不由得轻轻点头,道:“思妹,咱们先走罢。你瞧别人都盯着我二人呢!

    霍思闻言脸上一红,忙与他分开。沈念卿瞧见她脸颊微红,心中想到了一处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二人携手同行走了一程,沈念卿在镇上买了一匹坐骑。就着夕阳,二人出了镇外,一路又往西行。

    行途之中,沈念卿讲起这些年的一切遭遇,于霍思他是真心的如亲人般的喜欢,当下从丐帮说起,将宝庄之事先说了,其后如何遇见昆仑寨大当家,如何解救丐帮弟子,二位长老又是如何被害死,他再如何误打误撞得到洛图经,便连阴阳谷一事也一并说了。对于霍思,他不想有半分的隐瞒。只是说到赢公子,只说她是苏盈,并没有提及秀姑娘,心想:“秀姑娘早已在记忆中死去了!

    途中霍思一言不发,等到他说完,已是半夜时分。二人行到一处大石旁,便即停下。沈念卿去捡了木材生了一堆大火,向霍思赔罪道:“思妹,我对你不起,咱们唯有以天为被,以地为席的将就一晚了!彼羲济泼撇焕,是以想逗她欢笑,未料得霍思只是轻轻点头,说道:“念卿哥哥,你还记得咱们在孤绝峰上么!鄙蚰钋湫Φ溃骸白匀患堑。那时候咱俩与秦氏兄妹常而去打猎,有时累了便在荒郊野外歇宿呢!

    霍思道:“那时我半点武功半点也不会,总是害怕蛇啊蝎子啊,毒虫一类的!鄙蚰钋湮⑿Φ溃骸笆前,当年要我;さ男」媚镆丫し⒗,现在武功可高强呢!

    霍思举起手掌,轻轻在他胸膛打了一拳,笑道:“念卿哥哥,你取笑我!鄙蚰钋洳桓冶芄,说道:“我哪有,思妹武功确实不低啊!被羲嫉溃骸拔冶纠匆晕湟沼谐,便能帮你了呢,哪想到念卿哥哥武功更是绝伦!彼底庞置泼撇焕,独自坐到了大石上。

    沈念卿跟着坐下,霍思见此将头撇过去,他便又坐到另一面;羲加忠ね,被他扶住了肩头,说道:“好啦,思妹,咱们好些年不见,你怎么要生我的气呀?你知道我有时不大会说话,有什么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!被羲嫉屯凡蝗タ此,心中实想:“笨蛋,你是笨蛋,我为什么要生气呀?”可是心中又似有什么憋着,忍不住不愿搭理他。这时她突然念起客栈中那位赢公子说的话“可惜,可惜,有的人实是天下一等一的笨蛋!毙南胗窒氲剑骸笆前,她说的无不在理!

    霍思念及此处,抬起头来,正色道:“念卿哥哥,你说起宝庄之事,那位女扮男装的赢公子为什么要这样待你?”沈念卿愕然,心想:“糟了,糟了。我该怎样跟思妹说?”他又回想起前些日子那一幕,苏盈跪地说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霍思见他神情恍惚,显然有什么难言之隐,她本来性子柔和,实不愿逼迫这位朝思暮想的念卿哥哥,忍不住拟心自问:“念卿哥哥本来已经够累了,我为什么还要逼问他呢?”她放下心中的念头,微笑道:“念卿哥哥,过去的事不说也罢!

    沈念卿颇为感激的瞧着她,心道:“还有什么不能说的,她是我的思妹啊!钡毕挛兆∷终,柔声说道:“思妹,你听我慢慢说来!北憬蹦耆绾斡黾愎媚镏滤盗,说道:“前些日子我追踪莫掌门踪迹,不幸大伤,我亲眼瞧见她跪在地上,替我求情说‘从今往后,这世间再无苏盈,再无秀姑娘,唯有我赢公子一人!

    霍思闻言不语,心想:“那位姊姊当真用情极深,可惜她到底是鞑子贵族,生来便与我们不同道!蓖低的铀谎,只见他凝眉不展,似有忧愁;羲夹哪钜欢,张口问道:“念卿哥哥,你说她害死了二位长老?真的是她害死的么?”

    沈念卿叹道:“她已亲口承认了,纵然我万分不愿相信,那也是事实!被羲嫉溃骸拔铱吹挂参幢!鄙蚰钋洳辉冈偬峒按耸,说道:“思妹,咱们好容易相见,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罢。幸好你我两人都安然无恙!

    霍思心中道:“念卿哥哥,你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她,替二位长老报仇雪恨。然而你不愿提及此事,已然暴露了心中所想!彼辉杆党隼,再让他徒添烦恼,只是这想法久久在她脑中回荡,不能消散。忍不住想到:“那位姑娘爱慕着念卿哥哥,而念卿哥哥亦不愿杀她,心中不正是对她难以忘怀么?”顿时只觉心中酸苦。

    她这五年来时常半夜惊醒,梦中沈念卿孤身一人前往西域,体内寒毒不幸发作,从此再也瞧不见他。于是愈发苦练武功,只为早早前往西域寻他,助他。今日得见他武功卓绝,本该高高兴兴的,未料心头反而越发沉重。

    沈念卿见她沉默不愿说话,不免有些慌乱,忙问道:“思妹,你怎么啦?说些话好不好?我不愿瞧见你这样不开心!被羲急ё潘,凝视前方道:“念卿哥哥,咱们五年多没见了,你是不是早已忘了我啦?”言辞中又是疾苦又是酸楚。

    沈念卿心底一颤,说道:“怎么会?思妹,我这五年来时时牵挂着你!被羲既圆辉盖扑,反而问道:“那好,念卿哥哥,你还记得当初你离开说的话么?”

    沈念卿微一回想,当即反省过来,心想:“思妹对我的情意显而易见,我实在好生愧疚。我第一回遇见思妹,她的爹爹被勾魂夺魄害死,幸而殷大哥出手救了她。从此她便与我一样孤苦无依!被羲计臣朴秀蹲,忍不住轻咬嘴唇,暗暗道:“哼,原来早就忘的一干二净啦!彼餍蕴麓笫,走出了几步。

    沈念卿大为惊愕,忙纵身捉住她手臂,叫道:“思妹,你要去哪儿?”霍思幽幽道:“念卿哥哥你早忘记啦,你骗我!鄙蚰钋浒德畲笠,心中又颇为感动,忙用双臂从后面环住她,微笑道:“思妹,我何曾忘记,我这就说给你听罢!钡毕乱蛔忠痪湓谒运档溃骸八济,我瞧这顶峰梅林夭夭,宛如仙境一般,总不想离开!

    霍思心中一喜,只觉他说话语气竟于当初一般无异,心念一动,说道:“那怎样行?念卿哥哥,你体内尚有寒毒,须得先寻到洛图经医治了。到时你若欢喜这里,再搬来这里长住不好么?”

    沈念卿忍不住笑出声来,心想思妹真是顽皮,她竟也还记得当初说过的话,却是一字不差。便笑嘻嘻道:“好是好,可是难免美中不足,大是遗憾!彼低昵嵘惶。

    霍思想起接下来的话,禁不住脸上一红,问道:“念卿哥哥,有什么遗憾的?”沈念卿道:“到时若只得我一人,岂非太过孤独寂寞,倒真如此峰孤绝之名啦!被羲夹耐返囱盘鹈,笑道:“到时我陪着念卿哥哥你,不就好了么?”沈念卿忍不住笑道:“此话当真么?”

    霍思突然推开了他手臂,转过身来,就着夜色怔怔凝视他脸庞,低声道:“难道我还会骗念卿哥哥么?”语气中既含着幽怨又带着十分的坚决。

    沈念卿瞧着她这副神态模样,心中忍不住叹道:“我沈念卿何德何能,竟能让思妹这样待我?”他再也忍不住,一把将她拥入怀中,唤道:“思妹!

    霍思倚在他肩头,低声道:“念卿哥哥,你当真记得一清二楚么?”她虽是问这句话,然而此中意味已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沈念卿暗暗道:“思妹待我这样好,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?”便说道:“思妹,是我对你不起!贝耸贝丝,什么苏姑娘,秀姑娘早已抛之脑后,唯独牵挂眼前人。

    未料霍思轻轻推开了他,问道:“念卿哥哥,你当真放下了么?”沈念卿重重点头,这才见她展颜欢笑,火光之下,溶溶夜色,似朦如幻,说不出的诱人可爱。

    有没有票票的哟

    (本章完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九幽洛图说202》,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202章 红颜东来诉衷肠(四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202并对九幽洛图说第202章 红颜东来诉衷肠(四)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202。
网上真人赌博 多伦县| 阿坝县| 越西县| 新建县| 澳门| 墨玉县| 石阡县| 溧水县| 奉新县| 宣恩县| 来安县| 阿巴嘎旗| 馆陶县| 红桥区| 永胜县| 上虞市| 个旧市| 城步| 榆社县| 长沙县| 牙克石市| 巢湖市| 诸暨市| 西乌珠穆沁旗| 九江县| 西宁市| 仁布县| 天全县| 莒南县| 临武县| 合江县| 柯坪县| 哈巴河县| 东阿县| 黄山市| 日喀则市| 诸城市| 湖南省| 古田县| 深水埗区| 营山县| 日照市| 贵德县| 澄江县| 微山县| 湛江市| 崇礼县| 曲周县| 马龙县| 威远县| 天台县| 井冈山市| 阜宁县| 阿图什市| 溧水县| 吐鲁番市| 筠连县| 乌鲁木齐市| 吴堡县| 灵山县| 磐安县| 长岭县| 汝阳县| 惠州市| 黄陵县| 中山市| 抚州市| 沂水县| 芦溪县| 霍山县| 垣曲县| 铜陵市| 平邑县| 宁河县| 中江县| 铅山县| 潢川县| 沙坪坝区| 三明市| 罗田县| 康定县| 乌鲁木齐县| 宜良县| 胶州市| 桦川县| 怀远县| 天气| 东乡族自治县| 乐昌市| 德清县| 济阳县| 寻甸| 武城县| 平和县| 娄烦县| 泌阳县| 临泽县| 临城县| 安溪县| 青海省| 江口县| 文安县| 泰顺县| 昌黎县| 临安市| 越西县| 南乐县| 嘉荫县| 浦北县| 达孜县| 海伦市| 卓资县| 科技| 长岛县| 胶州市| 新化县| 怀远县| 泸溪县| 噶尔县| 涿鹿县| 科技| 将乐县| 托克托县| 东乌珠穆沁旗| 迁西县| 常宁市| 囊谦县| 尉氏县| 兴业县| 辉县市| 峡江县| 九寨沟县| 新和县| 杭锦后旗| 双峰县| 云浮市| 塔河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