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沉冤难雪恩义凉(六)

    霍都见他对苏盈冷言相待,心头反倒松缓,想起这些年来苏盈常而发呆,显是为情所困,长久下去于大计不利。心想:“盈儿虽是女儿身,然而她足智多谋,胸怀大志,却比一般寻常男子厉害。论他二人各自身份背景,是全然不能善了了,我何不借此机会让她彻底死心?”

    他原本见沈念卿武艺高强,又深得苏盈爱慕,油然而然生起了爱才之心,若能使他二人凑成一对,那也是极好的事。只是世事不如人愿,与其长痛倒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霎那间霍都杀心已起,他倏然踏前三步,袖袍一挥,冷冷道:“沈少侠,多说无益,请!鄙蚰钋湫纳褚涣,收回心思,张口道:“有僭了!

    两人各自运起周身功力,徐徐微风下,衣裳呼呼作响,但见天边一颗流星一闪而逝,两人已缠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场外数十人皆凝神细看,谁也不敢大声喧哗。这时苏盈闻见打斗声起,也掀开了帘布走了出来。她只望了一眼,心中忽得紧张起来,一方是养她疼爱她的叔叔,一方是她心中朝思暮想的男子,无论两方谁受伤,那都是她不愿瞧见的。只是此时此刻,她又怎么能出声阻拦。

    霍都与他拆了数招,只觉他掌法精妙,井然有度,一时半会竟寻不到破绽,心中登时闪过念头:“九幽神掌果然名不虚传!彼治薇,两人又都是双拳双脚,对招起来一时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沈念卿心中则暗想:“我固然修炼成了九幽洛图神功,然而终究对敌不多,他的掌法也端的是巧妙,却不知是哪一门掌法?”

    其时二人出招拆招,速度之快,武功稍低者便觉得眼花缭乱,难以看清。沈念卿心想既然招式难占上风,唯有比拼内力,他自俟洛图经大成,内力早已今非昔比,不可同语。当下凝神聚气,左掌牵引而出,挥往霍都左肩处,霍都不敢大意,忙将右掌一收一转,欲要与他对得一掌,未料将至之际对方突然收招,这时又觉一股劲风往小腹逼来。

    他活了五十来年,于天下武学皆有耳闻,便是九幽神掌也略知一二,当下侧身斜过,使出小擒拿抓往他手腕。其时手中内劲早已催发到极致,便是石块也能抓个粉碎。他既已动了杀心,自然而然出招再没有顾及。

    苏盈瞥见这一幕,登时只觉心跳到了喉咙,忍不住惊呼道:“小心……”霍都精通掌法,又曾在西域活佛处习得中原少林绝技龙爪手,一身擒拿功夫更是了得,这些她一清二楚。她又心系沈念卿安危,既担忧他打不过,又担忧霍都叔叔暗下杀手,内心真盼他二人打个平手才好。这时陡然见到他有性命之忧,早已将二人绝交抛之脑后,是以她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二人出招既快,她惊呼声未落,便见霍都已抓住了他手腕,场外瞧得清得诸人一见,皆大声称好。岂料沈念卿早有所图,一身内力迸发手腕,当即掌心一翻,撞在他手掌之上;舳贾痪跻还汕亢崃Φ老,勉强催发真气对撞过去,众人只见二人手掌相胶霎那,紧跟着闻见啵的一声,霍都身子踉跄倒退了三步,显然是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其时众人好字脱口,便即瞧见这一幕,当下瞠目的瞠目,结舌的结舌,犹似瞧见了不可置信的一幕。

    霍都稍一立定,只觉一股余力在体内乱蹿,他暗运真气压制下去,瞧往沈念卿,内心震惊未消,已转过了诸多念头,暗道:“他竟有如此强横的内力,当真难以置信。今夜若不铲除了他,日后必为心头大患!钡毕碌溃骸吧蛏傧滥诠Ω咔,实乃天下无敌,莫非已修成了武林奇书洛图经?”

    沈念卿一招退敌,心思全然放在了苏盈身上,暗想她那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么,一时心中五味杂陈,这时听见霍都问话,随口答道:“大成如何克当?勉强修炼一二!苯肺⑽⒁蛔蛩沼。

    苏盈瞧见他望向自己,神色不由一僵,脱口道:“霍都叔叔,他武功厉害无比,您可得提防些!被舳嘉叛怨笮,心底再无疑虑,高声道:“盈儿关怀我老人家,那是理所当然!

    二人一对一答,全然落在沈念卿耳中,他神色一黯,心道:“原来是我多想了!彼愿癖臼谴科,不愿揣测别人意愿,这时又当大敌,更加不愿多想。深吸一口气,朗声道:“在下不自量力,再来讨教!苯套址铰,众人只见他倏然倒退数步,双掌摊开,一前一后,跟着左掌收右掌立,双足交迭虚步,身子半转,便瞧见他浑身一震,收掌而立。

    场外众人皆丈二摸不着头脑,不知他这是为何;舳技艘踩滩蛔□久,暗道“生死关头,他决不会无缘无故如此,这莫非是哪一门武功?”其实他揣测八九不离十。众人瞧来只觉他动作简单至极,谁也会做,却不知这乃是催发周身功力的运用法门。

    适才沈念卿双掌摊开,虚步转身一震,便是将奇经八脉打通,便如一道道大门敞开,如此一来体内真气便能随心而动,极其流畅,再没有半分滞留之感。众人只觉简单,谁也会做,然而他们没有修习洛图经,便是做个一千遍,一万遍也是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沈念卿既已通了奇经八脉,实不愿多占他便宜,当下说道:“霍都前辈,此刻我周身经脉皆通,须不能大意!敝谌颂凰,当即哄闹起来,大笑不已,有人叫道:“小娃娃,说什么经脉皆通,你在说胡话么?”另有人道:“不错,不错,老儿我活久见,第一回见到如此可笑之事!被褂腥说溃骸爸钗豢稍,他说须不能大意,是如此么?”

    沈念卿浑然不在意他人之言,心中暗叹:“井底之蛙,是为盲目不知也!钡奔疵媛段⑿。

    霍都凝神而立,淡淡说道:“请!鄙蚰钋涞奔赐疤こ鲆徊,跟着右脚迈近一步,众人瞧他徐徐走过来,不由得笑声渐止,皆他疑惑。这时猛得有人大叫道:“诸位且看!敝谌怂匙潘斐龅氖直劭慈,皆骇然一跳。

    原来沈念卿每踏前一步,留下的脚印便深入地面一寸,显然是以极高深的内力所留。场外也有人能做到,但要像他这般风轻云淡,那是万万不能。

    霍都眉头渐拧,他在江湖闯荡数十载,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武功,当真是匪夷所思,然而亲眼所见,又不得不信。这时他念起沈念卿说的不能大意,心中已然戒备万分,暗想:“哪怕我亡命他手,也决不能教他活着离开!钡毕陆苌碚嫫叻⒌郊,眼见他走到第五步,已陷入了半个脚掌。这时足下一点,挥掌往沈念卿击去。

    沈念卿当下使用九幽神掌中的一招“破天式”,左手五指并拢,轻轻递出,动作轻柔瞧来没什么威力,然而众人适才所见,又觉内中实有滔天威势,不可抵挡。

    霍都手掌一绕,陡然变做五指弯曲,这招唤作“青龙朝天”,乃是龙爪手中的一式。他此刻心中只抱着一个念头,那便是用龙爪手折断他四肢,量他武功再高也是枉然。沈念卿不敢轻接,忙将左掌微压,右掌横扫过来,然而他终究还是低估了龙爪手,虽是极力避让,仍是不可避免的被他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霍都一招得手,周身真气源源不断流转到右臂上,这时他正要使劲折断手腕,又觉强横力道袭来,将他手爪当即震开;舳既滩蛔〉雇艘徊,心中骇然,又踏前一步,仍使用龙爪手。

    沈念卿虽知自己内功高强,但到底高强到了何处他却不明,是以见得龙爪手这等阳刚威猛的少林绝技,难免心慌意乱,二人瞬息拆了数招,有三回被他以龙爪手擒住,但皆被反弹开来。

    苏盈瞧了一阵,心想:“这小子四年不见,武功竟已这样厉害!闭馐彼吹沟S瞧鸹舳祭,但见二人越斗越快,又不敢出声打扰。

    沈念卿眼见难以挫败霍都,又有了几分心急,暗想:“少林绝技龙爪手果然厉害得紧,我以九幽神掌竟也奈何不得他。虽说每次倚仗内力将他震开,然而斗而不胜又有何意义?”他心中焦灼,手中倏然慢了半分,这时只觉左肩一痛,却是霍都以龙爪手抓到了他受伤的肩头。

    原来霍都面色淡然,实则心中焦灼更胜,他忽得瞥见受伤的肩头,心中一动,当即往他肩头抓去。沈念卿这时肩头伤口又破裂,登时血流如注。他疾退数步,倏然点穴止住,念头转过:“如今之际,我唯有以内力取胜了!闭馐被舳家驯平砬。

    沈念卿双掌摊开,使一招峰回路转,霍都本已擒住他手掌,这时察觉劲风扫往小腹,当即收掌而对,砰然一声,二人双掌相较;舳荚缰诹ι畈豢刹,是以不愿与他比拼掌法,须得对招之际,内力传递莫不是拳掌,这时情况危急,他不得不以掌相对。但其时心中早有念头,以龙爪手先折断他四肢才是良策。

    二人双掌一对,霍都果真觉得有源源不断的内劲撞过来,这时想撤掌已然来之不及,稍一咬牙,反而奋起一掌又往他肩头拍落。沈念卿双目神烁,暗叫一声来的好,当下右掌倏然挡上。

    众人只瞧见二人四掌相对,便即胶着一处,都知二人在比拼内力。但见二人袖袍鼓动,须发飞扬,又显然正值关键时刻,谁也不能分神。

    其实早先众人本以为霍都必胜无疑,然而方才见得沈念卿踏步的功夫,又觉得他胜率更大。这时一当焦灼,谁也不肯相让,则必有一人大伤致命。

    一盏茶功夫间,这时天色渐渐亮堂起来。苏盈但见霍都额头浸出滴滴汗水,显然内力已是不济,心中不免慌乱,叫道:“沈念卿,你快些住手,不可伤了我叔叔!被耙舴匠,又觉得分外不是,叫道:“你二位快快停手吧,点到即止!

    沈念卿陡然听她一喊,顿觉黯然,手中劲道不由得松弛了半分,霍都心中一喜,掌中内劲陡然增大。沈念卿登时只觉一股奇寒之气袭来,身子禁不住一震,心底大喊道:“寒若般那掌?!便是害死我娘亲的寒掌?!”

    他在阴阳谷中生活四年多,每日吃那灵果,又修炼成无上内力,原本对他索命追魂、驱之不尽的寒毒,此刻对他而言倒没什么大紧。这时他陡然念起死去的娘亲,再也忍受不住,周身内劲犹似火山喷薄而出,连同携杂的一丝寒毒尽数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霍都犹似一块大石压在身上,立时被这股强横内劲震得倒飞了出去,哇的一声,吐了好大一口鲜血。便在这时,当先有一人抢先跃出扶住了霍都,另有二人一跃而出,各自向沈念卿攻去。

    苏盈眼望这一幕,不由得呆立当场。等到缓过神来时,便见沈念卿与二人斗了起来。只见二人身轻如燕,左突右袭,却始终进不得他身。原来二人武功虽强,比之霍都始终差了几分,比之沈念卿更是不如。只见拆不过十多招,沈念卿右掌一摊,击在了右首汉子胸膛之上,当即将他打落在地。这时扶住霍都的一人悄然放手,自他背后突袭,眼见他双掌偷袭中沈念卿后背,却反而被震翻在地。

    原来沈念卿内劲早已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,偷袭之人内功抵不过他,又如何伤得了他,反倒是自食恶果,伤了自己。这时只有一人抵挡沈念卿,场外众人皆被他神功震慑,不敢轻易上前。斗到第三招,又被沈念卿一掌挥倒。

    他此刻心中反复想着害死娘亲的寒毒,犹如坠入魔障,眼见霍都坐倒在地,当即纵身一跃,往他头顶挥落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九幽洛图说197》,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197章 沉冤难雪恩义凉(六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197并对九幽洛图说第197章 沉冤难雪恩义凉(六)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197。
网上真人赌博 卫辉市| 长宁区| 沽源县| 三明市| 长乐市| 高平市| 吐鲁番市| 安庆市| 西丰县| 颍上县| 砀山县| 泗洪县| 新郑市| 滁州市| 天长市| 阜康市| 武宣县| 城市| 武定县| 泗水县| 铜梁县| 西平县| 景谷| 寻乌县| 济南市| 乐昌市| 许昌县| 富宁县| 健康| 盐津县| 邯郸市| 宝应县| 岐山县| 鹿泉市| 宁德市| 盐源县| 民乐县| 蛟河市| 南京市| 探索| 金门县| 格尔木市| 黄龙县| 仪陇县| 泰州市| 蕉岭县| 舞钢市| 南皮县| 肃北| 岢岚县| 岐山县| 荥阳市| 宁化县| 罗甸县| 曲麻莱县| 康保县| 保康县| 建始县| 额济纳旗| 和静县| 淮阳县| 诸暨市| 北宁市| 沙坪坝区| 府谷县| 基隆市| 霞浦县| 恩施市| 资中县| 洮南市| 灌云县| 南丹县| 明溪县| 双柏县| 华安县| 凌源市| 曲水县| 久治县| 鄂伦春自治旗| 会昌县| 东兰县| 普格县| 莱西市| 河北省| 镇江市| 长泰县| 红桥区| 板桥市| 隆安县| 龙口市| 安庆市| 东阿县| 西乌| 威海市| 宜都市| 余江县| 高尔夫| 天镇县| 全州县| 开封县| 平阴县| 淳化县| 葫芦岛市| 新野县| 革吉县| 临海市| 荥阳市| 萝北县| 平阳县| 锦州市| 张家口市| 老河口市| 阿巴嘎旗| 玛沁县| 嘉义县| 旌德县| 衢州市| 岳普湖县| 叶城县| 隆化县| 留坝县| 壤塘县| 河源市| 波密县| 方正县| 凌云县| 遵化市| 丹东市| 石城县| 洪泽县| 木里| 西林县| 若尔盖县| 临泽县| 上高县| 巫溪县| 兴国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