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暮云朝雪萧衣黄(八)

    殷六说到这里,索性依地而坐,也不顾及地面阴湿,继续说道:“那时我准备下山,走不过十来丈,那位前辈陡然从一面斜坡上出现。他望见我微微一怔,笑道:‘还真有不怕死的人物!姨酥痪跗婀,走上去恭敬道:‘前辈,多谢救命之恩,晚辈这就下山去,多有打搅了!俏磺氨惨踱⑿,挥手道:‘不必了,那就留下罢!腋跗婀,心想前辈不是驱我不及么?怎会留下我来。其时他语气冰冷,透着一股杀意,那时我只当是前辈性子,也没及多想。他望见我似有疑惑,说道:‘你还有甚么遗言,说出来也无妨,免得你死得不甘愿!

    沈念卿心中一惊,叫道:“殷大哥,那位前辈竟与你斗了一场么?”殷六顿了顿,说道:“当时我听他说甚么遗言,不由得一呆,心下也算明白了。他只怕已是后悔,又怕我走出去泄露他的行踪。不论怎样,我看他表情语气决不是玩笑。凭他劈开巨石之力,我便知决不是敌手,可是我活了三十来岁,武功虽非一等一的高手,也决不是一般人可比。他既然要与我拼命,我又岂能束手就擒?只是当时我功力剩不下三成,实在没有半分把握。便试探道:‘这位前辈,你不是讲好一日之内么?怎好出尔反尔?’只盼借此拖延些时机,好恢复功力。那位前辈听我一说,仍是笑道:‘喏,你若怕死尽可直说,说不定老儿高兴又饶你一命!姨按舜,不由大怒,重重说道:‘前辈,殷某岂是贪生怕死之徒?你若要违背誓言,那也无可厚非。姓殷的接着就是!窳夏俏磺氨埠俸倮湫,说道:‘你不怕死么?难怪你敢留得一日。老儿既然说了一日之内,便决不会给你两日。又哪里违背了誓约?’”

    沈念卿啊哟一声,急道:“殷大哥,难不成你竟昏睡了一天一夜?”殷六点头,说道:“不错,当时我听他说完,先是一怔,旋即明白,奇道:‘前辈,我睡了一日么?’见他只是发笑,不由细细回想,可是我睡得很是昏沉,如何想得起。后来想起,前辈决不至骗我,否则他又怎会放我离开?当时我将信将疑,虽说人体乏累至极,别说睡上一日,便是五日七日,那也是常事?晌易愿何涔Σ蝗,轻易不信,只当前辈是故意说来,好教我不得反驳。我微微叹息,说道:‘前辈,我无意冒犯,说大可大,说小可小。既然你要取我的性命,那就来罢!窳锨氨惨×艘⊥,说道:‘你如今功力剩得几成?还是等复原再来找老儿罢。你现今下山,可一走了之,从此不来这山头。也可三日之后,来此处寻老儿!低暾饩浠,果然走了,教我当时又惊又呆!

    沈念卿道:“殷大哥,后面又怎样了?”心想凭殷大哥一般的人物,又岂会一走了之。他心中很是好奇,那位前辈究竟何等人物,武功又有多高?为甚么性子阴晴不定,这种种纠缠心中,大为困惑。

    殷六道:“我在那里候了片刻,眼见前辈再也没回来。便去折了大片树枝,摆成‘三日之约’四个大字,然后一步步挨下山来。三日之内,我已将功力全部恢复,依着约定,在第三日正午,赶回了先前之地。在那里等了一个多时辰,那位前辈才慢慢出现。他望见我,又惊又奇,说道:‘我本以为你不会再来,想不到又教老儿高看半分!冶愕溃骸氨,晚辈功力已复原,不敢讨教前辈的高招!叩轿腋耙徽纱α⒆,将我打量一番,说道:‘嗯,武功平常,底子倒不错。那这样罢,老儿也不占你便宜,只用五成功力与你对招。你若五十招内胜了,你说怎样便怎样!涔Ω呱钅,说我武功平常,我也不放在心上?墒撬抵挥梦宄晒α,岂不是太瞧我不起?我便拱手道:‘前辈何出此言?还请前辈全力以赴,晚辈即便输了也决无二话!俏磺氨策琢艘簧,又见我面色坚决,说道:‘好罢,我不留余力,你五招胜得我,老儿便将头割下赔你!笔蔽矣制中,试问与人对招,不定生死原是寻常,又哪有亲自割头之说。我只当是前辈太过自负,决不信会输?墒撬滴逭幸阅,只觉颇有些大话!

    殷六转过头,望向沈念卿,说道:“那时我武功确是及不上现在,可是总差不了几分。那时我心想,当世之中,能教我接不住五招的,唯有一人才能办到!鄙蚰钋淦娴溃骸笆撬?”殷六道:“便是武当张真人!鄙蚰钋涞溃骸罢耪嫒?便是那位活了一百多岁的张真人么?”殷六笑道:“除了武当开派祖师张真人,还能有谁?”又继续说道:“当时我将那位前辈细细打量一番,心想我虽没亲眼见过张真人,可是听说他身形高大,不拘小节,性子淡然若水。怎么瞧也不像眼前这位。心想这位前辈既然如此夸下?,那也由得他了。心中打定主意,若是侥幸胜了,我也不要他的脑袋!

    沈念卿欢喜拍掌,笑道:“殷大哥,你与那位前辈比武,可是赢了么?”殷六摸了摸他脑袋,笑道:“那时我偏生不信前辈五招胜得我?墒潜仁砸环,才知道‘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!碧秸饫,沈念卿不由一惊,想到:“殷大哥竟是输了,那位前辈真有这么厉害么?”殷六并不瞧他,又缓缓说道:“当时我既已打定主意,自是要全力以赴,并不求胜过那位前辈,只须撑过五招。我见前辈并不动作,心知他自恃身份,不愿先出招。我便道:‘前辈,晚辈得罪了!俏磺氨埠佬Φ溃骸阒还芏志褪!幻嫠,一面竟伸拳踢腿,一招一式比划起来。我将信将疑,不知他要捣甚么鬼,一时竟不敢攻上去。前辈叫道:‘小娃娃,你自顾发愣,是认输了么?’语声里轻视之意显而易见。当时我听得脑中轰然一声,再不顾他是否有甚么诡计。拼尽周身劲力一掌挥过去!

    殷六摇了摇头,说道:“当时我全力一掌,力道何等巨大。我见前辈正侧身而转,双臂使掌往一面去,便抢着这一空当,决心要击他肋下。眼见几乎得手,那位前辈忽然撤掌,我那一掌便击在他手掌之上。登时震得我倒跌一步。那位前辈却无半分影响,仍是出拳踢腿,左右发招,颇是惬意!彼档秸饫,微微轻叹,又道:“一招过后,我便知这位前辈武功强横,实出意料之外。其实当时我便应知难而退,那时我年轻气盛,如何想到这许多。暗中发力于掌上,细细瞧了一回,见前辈忽然折身背对,我动了心念,提步而上,一拳直捣背中。岂料前辈并不回身,只将手肘倒击。他这下出招发难,疾快难测,竟不偏不倚击在我拳头上。登时只觉指骨疼得厉害,不由又退开一步。其时前辈以手肘反击,可说是武学大忌。若给敌人拿中肘弯大穴,不是反折一臂么?偏偏我当时无功而为!

    沈念卿本是修习九幽神掌,其中掌法涉猎诸多,不由心念一动:“那位前辈决非自大,以肘击拳,其中精妙之处实不可言说!币罅值溃骸暗笔蔽胰圆豢贤巳,又出了两招,只是不论如何攻上,总不能教他震退半步,反而又使我震的双臂奇痛难当。这时我才瞧见前辈面色微微红润,才知他所练的是一套极为高明的身法,只是我瞧了一阵,却不明其中精要之处,初时只觉似有诸多破绽,偏又教我难以看透。当时我心想只剩下最后一招,他若要击败我,必要先击伤我。否则我撑住五招,不就算胜了么?心中当即打定主意,最后一招佯装进攻,实则暗自防守,决不能使他擒住我。便在这时,前辈突然停了下来,说道:‘最后一招,你若能避过,就算老儿输了!业阋坏阃,当即凝步而上,右拳直横捣出,暗中留意前辈如何动作。其时我左臂已置于腰间,与右拳成环绕之势,但凭他如何擒拿,我总能顺应接围。当时只觉眼前一晃,心中着实大惊,急忙右臂打横护住身子,却陡然发觉手臂吃痛,已是给他擒住。惊怒之下,我欲要左臂迎上,偏要他接一招,如此便算作过得第六招。不料方要使力,登觉右臂奇痛无比,瞬息又觉体内五脏六腑似翻江倒海,浑身难受,再使不出半分气力!

    沈念卿奇道:“这是何故?”心想手臂虽有几处大穴,决不能有此番症状。殷六疑道:“我吃痛之下,自是又惊又惧,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来。这时我才明白,定是前辈以强横真气渡进我体内,由此封住我周身多处经脉。这份炉火纯青的真力,当真天下少有!鄙蚰钋湔獠琶靼,重重点头,心知真气强横到极高的境界,确是令人难防。

    殷六说完这句,立起身来,又道:“当时我心知已输,索性放弃了抵抗。那位前辈松开手来,我才觉浑身好受许多,便说道:‘前辈,我已输了,但凭处置,决无二话!涣夏俏磺氨参⑿Φ溃骸辉诙昵,你早已丢了性命。现如今我归隐山林,手中不想沾血,你就此下山罢!姨靡淮,那位前辈已越过斜坡,扬长而去,又听他声音传了过来:‘小娃娃,你须得答应老夫一个条件,在你有生之年,决不许另有一人上了这山峰。想必你不会食言!

    沈念卿微微一愕,听及那位前辈饶过了殷大哥,顿时又觉他心地善良,不似坏人。殷六道:“后来我便下山了,为了不使人上那座山峰,我便在此处住了下来。十年已过,我再也没有上过那座山峰。不知那位前辈如今是否安在?”语声中透着半分凄凉。说到这里,又凝望他,道:“念卿兄弟,我知你心中必然十分好奇,倘若你要上山我也拦不住你!鄙蚰钋湟⊥返溃骸耙蟠蟾,既然那位前辈不喜人打搅,我怎会偏要上山去?我只是好奇那位前辈身份,他既是武功绝顶,该在江湖之中大有威名才是。算到如今,那位前辈若还活着,怕不下百岁高龄了!币罅烈鞯溃骸扒氨驳纳矸,我早有打听,却无半点消息?銮仪氨布热凰档蕉昵,只怕他早已隐居山林许久,武林中人渐渐也就遗忘了!

    两人长聊了许久,沈念卿心中更对殷六敬仰三分,他肯说出这件常人极是难以启齿的事,无不表明他是诚心待自己。殷六又与他聊些江湖事,正说到兴致处,忽听得后面有人喜道:“殷大哥!

    两人回身而望,只见秦玉三人一同走了上来。原来二人一番谈论,不知不觉天色已晚。秦阳心知二人有要事相说,本不敢打搅。只是后来霍思与秦玉睡醒,得知殷大哥归来,都满心欢喜,要上峰顶来。秦阳如何相肯,只说道:“殷大哥与念卿兄弟说事,再等等罢!被羲加肭赜竦奔丛俨恍。三人左等右等,总不见二人下来,又都焦躁不已。又候了许久,霍思再也忍不住,当先避开秦阳,奔往山顶。

    霍思欢喜奔到殷六跟前,抓着他手掌,笑道:“殷大哥,没有打搅你与念卿哥哥谈话罢?你会怪咱们么?”她古灵精怪的笑容,殷六如何说的出半个怪字,连声大笑,说道:“我不在这半月里,你们四个过得怎样?还习惯么?”霍思道:“很是习惯,这山林中安安静静,没有半点烦恼,我要住一辈子!币罅阃返溃骸澳且膊淮!蔽迦说毕略谏蕉プ,就着山峰秀景,眺目遥望,倒也十分舒畅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九幽洛图说132》,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132章 暮云朝雪萧衣黄(八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132并对九幽洛图说第132章 暮云朝雪萧衣黄(八)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132。
网上真人赌博 镶黄旗| 樟树市| 南靖县| 盘锦市| 汪清县| 惠安县| 班戈县| 福建省| 西峡县| 休宁县| 安西县| 同心县| 峡江县| 泸水县| 扶余县| 彭州市| 旌德县| 沂南县| 莆田市| 清苑县| 霍林郭勒市| 永清县| 玉田县| 确山县| 嘉祥县| 新郑市| 河曲县| 平舆县| 通渭县| 缙云县| 扎兰屯市| 桓台县| 绥宁县| 青川县| 安宁市| 金乡县| 防城港市| 黑龙江省| 普洱| 利川市| 静海县| 安吉县| 桃园县| 汉川市| 曲沃县| 敦煌市| 舟曲县| 灵璧县| 邢台市| 赣榆县| 金溪县| 班戈县| 平利县| 桐城市| 江源县| 周口市| 贺兰县| 登封市| 读书| 巴南区| 东辽县| 铜陵市| 凤台县| 莆田市| 昌乐县| 陆河县| 南川市| 仪陇县| 长汀县| 股票| 许昌县| 筠连县| 工布江达县| 七台河市| 高要市| 灵丘县| 石林| 江源县| 庄浪县| 体育| 田东县| 澜沧| 顺义区| 清镇市| 克山县| 延长县| 彭泽县| 宁化县| 阿拉善盟| 江陵县| 大邑县| 广安市| 南乐县| 阳东县| 桑日县| 奉节县| 石棉县| 信阳市| 潜江市| 凌海市| 东港市| 亚东县| 靖边县| 瓮安县| 遵义市| 平远县| 孟村| 综艺| 玉林市| 全南县| 资讯| 澎湖县| 固镇县| 抚州市| 东兰县| 呼伦贝尔市| 庆城县| 佛冈县| 三亚市| 揭东县| 潞西市| 凯里市| 天台县| 钟祥市| 鄢陵县| 山东省| 健康| 崇州市| 德昌县| 尼木县| 峡江县| 交城县| 普兰店市| 云龙县| 平武县| 淮滨县| 五大连池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