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忠奸难辩舍身空(二)

    刘长老与旁边一位耳语几句,开口道:“诸位,这事真真假假,难以说清,倒不如暂且搁下。五大帮派命丧琅琊,这事传将出去必要掀起一阵风波,到时少不得武林同道要声讨我丐帮,况且丐帮少帮主至今下落未明,不若这样,咱们先摒弃这些恩怨,先寻得少帮主,再商议叛逆之事,至于五大帮派之事,吴长老自会给大家一个交待,诸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一个丐帮弟子叫道:“诸位长老,少帮主被人挟持不知踪影,又如何寻得?”刘长老正欲讲话,郑其和抢先道:“不必了,少帮主昨夜我已寻得,来人,请少帮主!

    众人都大大惊异一番。郑其和身后的丐帮弟子从中间分开一条道,沈飞宇心中疑惑:莫非郑长老已寻得他了。便随着众人一起让开,过得片刻,只见得自广场西首缓缓走过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待得近时,众人才瞧清为首那人,不过二十多岁,浓眉大眼,圆脸阔耳,身子却颇为显瘦,身着麻衣,肩负九袋。

    沈飞宇心中一紧,暗道:这人是少帮主石平之无疑了,只是他怎会被寻得?那少年踱步到郑其和身旁。众人皆齐声道:“少帮主!”吴清微面露喜色,忙奔过去,只见得石平之大手一挥,喝道:“立住!蔽馇逦⒁徽,急道:“少帮主!

    石平之淡淡说道:“诸位弟兄,大家听郑长老说完!敝3だ系阃饭笆,说道:“诸位弟兄,想必大家一定很疑惑,郑某是如何寻得少帮主的,自那日吴长老说要发英雄帖后,郑某心中甚疑,只是那时吴长老声威正盛,郑某不得不避其锋芒。暗中派人在滁州城外方圆五十里地寻觅。郑某猜想,那人倘若要挟我丐帮,待事成之后,必定会再次出现,也就是说,少帮主不会离得滁州太远;侍觳桓河行娜,昨日有弟子探得在滁州西北三十多里地外有一处小屋。吴某当时便心想,那里山村甚少,怎的密林之中会有小屋,便请了应长老与伍长老一共前往,那时正值半夜!笔街阃返溃骸安淮,我自被挟持之后便一直待在那处,给三个人看守着,苦于身上被点了穴道,动弹不得。是郑长老领了二位长老与那三个人殊死搏斗,这才将我救了出来!敝谌颂诵闹泻,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吴清微颤声道:“少帮主,你能平安归来,吴某自欢喜得很,只是你莫要受了他的欺骗,是他与那伙人勾结……”石平之面色微怒,喝道:“吴长老,到了如今,你还想欺骗大家么?”这一句话如晴天霹雳,吴清微听了自心头一震,甘苦俱以,愁容满面。沈飞宇心道:糟了,恐是石平之误会吴长老了。只见得石平之把头摇了一摇,缓缓说道:“吴长老,我且问你,那晚我被劫走,你是否追踪而去?”吴清微点了点头,却说不出话。石平之又道:“那好,那劫持我的人你可知是甚么人?”吴清微道:“便是奉天教副教主与风云二正使!卑仔槌ば闹邪蛋到锌啵何獬だ,你这一说将出来不就是承认了么?石平之大笑一声,怒道:“吴长老,自我被抓走你做了甚么事?遵从那人的命令害得我丐帮做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,你可曾有派人寻过我?”说到这里,陡然一转,面色痛苦的说道:“吴长老,枉先父如此器重你,我自小亦将你待如亲叔叔一般,可是你竟然勾结外人来残害我丐帮,妄图夺得丐帮帮主之位,你对得起先父在天之灵么?”吴清微面无血色,蓦地跪下,自颤道:“少帮主,吴某有愧于石帮主,只是吴某未曾有过一丝觊觎帮主之位的心思,少帮主明鉴!卑仔槌ぬで耙徊降溃骸吧侔镏,你不能听信郑长老一面之词,冤枉了吴长老!笔┪胶鋈坏溃骸吧侔镏,是这郑其和勾结外人,你怎可轻信于他?”吴清微身后百来弟子皆下跪道:“吴长老一片赤诚忠心,还请少帮主明鉴!

    石平之见着这些人皆为吴清微一派,勃然大怒,喝道:“施为山,白虚长,这些皆证据确凿,你们这是要随他一同谋反么?”白虚长道:“属下不敢,只是吴长老蒙受了不白之冤。自石帮主逝世,我丐帮便分崩离析,这等变故,令我等俱心寒意冷,如今少帮主你受了蒙骗,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吴长老,我等更是心如寒冰,万分悲痛!

    石平之冷笑一声,道:“好哇,如今我这少帮主你们也不放在眼里是不是?刘长老,赵长老,你们是不是也要随他们一起谋反本帮?”刘长老、赵长老闻之一惊,下跪道:“属下自对丐帮一片忠诚!笔街阃返溃骸叭绱吮愫,我现在以少帮主之命,命你二人拿下叛逆,不得有误!绷饺硕酝谎,起身说道:“吴长老,得罪了!彼底哦送ト。白虚长、施为山、钱三陡然横在他二人面前,两人一怔。石平之喝道:“郑长老,请你上前捉拿叛逆!敝F浜偷闶,纵身一跃欺身上去。沈飞宇见得吴清微似乎心灰意冷,无心反抗,心中自是着急,如此下去只怕忠臣受害,奸臣逍遥。见得郑其和攻上去,便再也忍不住,凌空一番抢了上去,横在吴清微身前,郑其和虽心中一惊,脚下丝毫不乱,一掌拍去。沈飞宇直接使用九幽神掌与他对得一掌,但见郑其和退开三步,他却纹丝不动。众人心中惊骇一震。

    石平之陡然见这变故,又瞧见他穿着丐帮衣服,厉声喝道:“你是哪位坐下弟子?何以护着这叛逆?”施为山三人见着他,心中一喜,唤道:“沈兄弟!鄙蚍捎钕蛩堑阃芬环,拜道:“石帮主,在下并非丐帮中人!贝嘶耙怀,众人皆闹哄一番。

    石平之怒道:“阁下是谁?何以管我丐帮中事?”郑其和心中一动,叫道:“诸位弟兄,这人想必是那蒙面人一伙,大家决计不可放过他!彼蛋斩溉环⒄,一脚踢去,沈飞宇见得那一脚虎虎生威,不敢大意,当下侧身避过,大声道:“诸位先听在下一言!敝F浜徒械溃骸八奈怀だ,还不快快动手?”刘长老、应长老、徐长老、赵长老皆欺身上来,白虚长与施为山和着钱三各拦住一人。

    那赵长老得空往沈飞宇奔去,双掌齐动拍过去。沈飞宇左足一点,纵身斜飞,避开两人攻势。郑其和与赵长老双眼一对,一人使出右掌,一人踢出左足。沈飞宇心中一沉,双掌不敢留力,迎着二人拍去,三人皆退开几步。郑其和与赵长老心中一惊,暗道:此人当真几分厉害,凭一人必胜不得他。

    石平之见着帮内两派人互斗,当真又急又怒,喝道:“住手!卑仔槌ち肆⑹狈挚,各站一处。石平之瞧着他,问道:“阁下究竟是甚么人?”沈飞宇正欲作答,却听得吴清微缓缓道:“沈大侠,你的大恩吴某无以为报,只是这乃我丐帮中事,你还是快快离去罢!庇锷凶酝缸乓还赡岩匝运档牟粤。沈飞宇瞧着他,急道:“吴长老,你万万不必如此,但见沈某在此,又怎能看着贵帮分崩离析!彼底磐攀街,拱手道:“石帮主,此中原由沈某略知一二,这便说出来,好让贵帮诸位明辨是非!笔街溃骸拔獬だ霞纫亚卓诔腥,还有甚么好讲的,你先讲你为何假冒我丐帮弟子,来我分坛寻事?”郑其和说道:“少帮主,这人定是吴长老一伙无疑,他见得吴长老身败名裂,亦要帮他一帮,无论他说甚么,少帮主不可轻信于他!鄙蚍捎钫獠诺溃骸笆镏,昨日琅琊山腰之事,沈某亦在场!钡毕陆莩侵屑咆ぐ锏茏铀灯,一直到杨副教与那风云二使追踪许少通而去。待他说完,石平之蹙眉道:“你与我讲这些做甚?”沈飞宇道:“石帮主,若非在下潜在暗处听得杨副教与吴长老一番言语,只怕我也与你一样,如何信得他。那杨副教瞒着奉天教林教主,私底下作些坏勾当,他妄图残害武林同道,昨日之事便是一个起始!敝F浜屠噬溃骸翱墒亲蛞怪氯词俏獬だ虾Φ梦邑ぐ锩芩,这却是不争的事实!鄙蚍捎钋扑谎,道:“石帮主,沈某无意冒犯,只是尚且要问一问,石帮主先父临终前可曾说些事于你听?”石平之一怔,自想起他爹爹说过的话,便是小心有内贼作乱,至于何人却未说明。心中自想到:丐帮声望最高莫过于吴长老与郑长老,下有八大长老。忽然一惊,问道:“怎的不见李春长老?”沈飞宇抢着道:“石帮主,贵帮李春长老却是与那杨副教一齐走了,也就是那晚挟持你的蒙面人。你若不信,尚可问问昨日在场的贵帮弟子,难道贵帮百来名弟子还会欺骗你么?”石平之自语道:“李春长老却是投靠敌人了么?”便说道:“难道竟是李春长老暗中通敌,害得丐帮内乱两分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九幽洛图说32》,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32章 忠奸难辩舍身空(二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32并对九幽洛图说第32章 忠奸难辩舍身空(二)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32。
网上真人赌博 眉山市| 瑞丽市| 乡城县| 罗城| 洱源县| 铜梁县| 浦江县| 上饶市| 红桥区| 德昌县| 宜都市| 济源市| 南靖县| 黄浦区| 鹤庆县| 山阴县| 天峨县| 安乡县| 嘉荫县| 怀远县| 时尚| 汾阳市| 铁力市| 木兰县| 荣昌县| 石景山区| 永定县| 德兴市| 重庆市| 长治县| 永清县| 永济市| 海城市| 丰宁| 兖州市| 襄城县| 华亭县| 赞皇县| 平度市| 庆安县| 海宁市| 双鸭山市| 巴林左旗| 阳高县| 宝清县| 五华县| 壤塘县| 苍溪县| 庄浪县| 黎城县| 房山区| 北票市| 安阳县| 宣恩县| 邢台县| 枝江市| 灵丘县| 封丘县| 锦屏县| 洪江市| 蒙城县| 安龙县| 郓城县| 东海县| 临武县| 安多县| 镇安县| 甘谷县| 新源县| 龙岩市| 屏东县| 大名县| 新昌县| 尤溪县| 盐池县| 五华县| 和平区| 武夷山市| 鹿邑县| 海宁市| 阳江市| 奉节县| 永德县| 尤溪县| 观塘区| 余姚市| 长沙市| 楚雄市| 都匀市| 墨江| 岑巩县| 稻城县| 石楼县| 闽侯县| 古浪县| 哈密市| 娄烦县| 噶尔县| 兴国县| 册亨县| 漠河县| 无锡市| 永定县| 平凉市| 宝鸡市| 南部县| 改则县| 灌云县| 清镇市| 将乐县| 噶尔县| 武定县| 昭觉县| 龙口市| 东安县| 含山县| 荆州市| 茌平县| 潢川县| 南和县| 鲁甸县| 余姚市| 巴塘县| 锦州市| 如皋市| 盱眙县| 临湘市| 尤溪县| 大连市| 常州市| 景东| 昌都县| 北京市| 锡林郭勒盟| 神木县| 浏阳市| 庆安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