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洛图初现引争雄(四)

    众人都讲不出话,心想:“都传那乾坤道人只落败一招,即使所言有虚,也不可轻视那门绝学!苯鸩换恍Φ溃骸肮怨,心头愈痒了,吴长老,有甚么话快快讲清楚罢,别藏着掖着了!敝谌艘捕疾缓迥至,都听着。吴清微哈哈一笑,说道:“诸位稍安勿躁,九幽神功已被乾坤道人所得,天下皆知。唯有那《洛图经》,江湖流传百年却一直是个谜,今夜吴某何等荣幸,将亲手揭开这百年来的谜团,来人,上《洛图经》!敝谌宋叛云肫胝玖,都竖头睁眼瞧着。却见得丐帮李春长老手捧着一卷古书,用锦帛包着挨着在众人身前转一圈,又回到丐帮人堆里。

    沈飞宇心中骇然,只瞧得见一本书,却看不清甚么字,心道:“那便是《洛图经》么?”心中疑惑却不得其解。张莺莺这时道:“沈大哥,这《洛图经》我也有所耳闻,都说是一门极为厉害的武功,却不知真假,何况已传言百年,不曾现世,却不知丐帮何处得来?”沈飞宇心想:“这《洛图经》确是一门厉害的武学。不知这一本是否真假?”两人继续瞧。但见何秋来折扇一摇,轻笑道:“吴长老,我瞧那书上大写着三个隶字,确是洛图经不假,只是不知这一本是否为武林传言的《洛图经》,莫不是故意弄来糊弄咱们大家?”金不换和声道:“不错,金某虽然佩服贵帮弟子遍布天下。只是这洛图经怎会轻易被贵帮所得,尚请吴长老给个说法!蔽馇逦⒐恍,朗声道:“诸位,说起这洛图经的来由,正是敝人自蒋百里手中夺得,众人皆知蒋百里无所不盗,盗所不及。至于他是如何取得的,在下的确不知!碧扪牡溃骸拔獬だ,这是否有些奇怪,那蒋百里既然夺得洛图经,何以他自个儿不学,偏偏就被你捉住了?还是他胡言乱语,让贵帮给他骗了。传将出去恐要成为天下人的笑柄!

    话语方落,众人见得那吴清微凌空一翻,一手已抓住了那洛图经,脚尖一点,又自回了台上。众人不知他意欲何为,也不聒噪了,都瞧着他。吴清微一手拿书,随意翻开。众人都是武学名家,眼力何等锐利,却见得那书面空白一张,一个字也瞧不得。这下众人惊呼声起,金不换更是哈哈大笑,畅怀不已。何秋来亦笑道:“吴长老,莫不是那《洛图经》乃是无字天书,这便是证明了?”众人都跟着笑。沈飞宇眉头一蹙,低声道:“莺莺,那洛图经果然是真的!闭泡狠壕溃骸拔拮痔焓槊?这是怎么回事?”吴清微沉声道:“各位英雄好汉,且听我一言。吴某竟然敢摆下这英雄会,又岂敢以半生清誉作玩笑。方才吴某念了四句话,大家也都知道,却无一人提起,这原本是六句话,怎的只念了四句?”众人一怔,都笑不出声来。只听得何秋来凝声念道:“香灵作别贺,英雄笑输赢!蔽馇逦⑿Φ溃骸安淮,便是这两句了!苯鸩换灰苫蟮溃骸拔獬だ,这两句话又是甚么意思?与这洛图经有甚么干系?”

    吴清微也不答话,命一个丐帮弟子送上来一个盒子,众人瞧着那盒子,只见那丐帮弟子缓缓打开,里面载着一物,似灵芝而非灵芝,几位帮主走南闯北也算见多识广了,却都不认得那物。吴清微一把抓住那物,手里使了几分内劲,那物受了外力挤压自体内缓缓流出些许液体,滴在那无字天书上,却给它吸收了。吴清微扔掉那物,再将那书展现给众人瞧,在座诸位无不发出惊呼,只见得那书面上缓缓现了字体。这下当真哄闹一番,这滴上几滴液体便现了字,当真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吴清微朗声道:“诸位可瞧见了么?”众人皆点头承认。吴清微又道:“想必诸位心中困惑的很,吴某这便解释一番,那两句话的意思便是说洛图经用一种秘法隐住了字体,平时便如无字天书一般,需得用香灵这种千年灵芝王的液体,方可重现于世。这千年灵芝王乃是万中无一的千年灵芝,当世罕见,别称才唤之‘香灵’!

    何秋来道:“就算你讲的不假,可有甚么干系?”吴清微缓缓道:“那蒋百里夺得此书,必然想寻到这香灵,只是他寻觅中原,却一无所获,又不知从哪里听闻我丐帮有这样东西,这才起了贼心,一个多月前潜入我丐帮,妄想偷得,岂料被吴某撞见,自然把他捉了!鼻鼗车滦乃肩敲,一直未曾答话,心中自有一番疑惑,便开口道:“吴长老,你方才讲这香灵世间罕见,怎的偏偏你丐帮便得到一只,又偏偏给携带着洛图经的蒋百里知晓?”众人俱惊,心中均想:“怎的这般巧合?”也不发话,看他如何解释。岂知吴清微幽然叹息一声,痛声道:“诸位想必知晓,敝帮帮主数月前去世,武林同道俱知!闭庀轮谌朔吹菇膊怀龌袄,那丐帮帮主确是几月前逝世的,当时震惊武林,自然作不得假。秦怀德深知这悲痛之事不好提起,还是歉然道:“吴长老,贵帮帮主逝世,秦某亦悲痛入怀,只是不知两件事有何干系?烦请分明!蔽馇逦⒁∈椎溃骸鞍樟,吴某这便讲了罢,诸位想必都听闻过十八年前的‘滁州’战役,那年十月,元丞相脱脱集兵攻打滁州,其时太祖皇帝尚在滁州坐镇。敝帮帮主自说‘吾本汉人,岂敢胡虏轻僭?’便独身前往元营,欲取脱脱首级,救得滁州百姓于水火之中,岂知那脱脱身边自有高手;,敝帮帮主对敌不得,身受重伤回到丐帮。那脱脱身边之人便是当时大元第一高手噶尔笑笑!贝搜砸怀,众人皆骇然万分。秦怀德惊声道:“据说那噶尔笑笑一身武功鬼神莫测,其自有一套神功,便是那令中原武林谈之色变的寒若般那掌!蔽馇逦⒌溃骸安淮,这噶尔笑笑随脱脱南征北战,曾以此神功杀害了许多中原武林中当时追随各路起义者的高手。此神功并非直接取人性命,而是内中含有侵蚀人心脉的寒毒,内力稍差者当场毙命。敝帮帮主内力也算得深厚,却也无法疗伤治愈。后来听闻这香灵可治天下百病,便派遣天下丐帮弟子找寻。在一个多月前终于寻得,只是敝帮帮主早已逝世几月!敝谌苏獠呕腥,皆摇首深叹,一代高手就此殒命,实是令人悲痛。秦怀德见他句句属实,又字字在理,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沈飞宇听到此处,亦不免一声长叹,低声道:“莺莺,这丐帮帮主真算得一位举世英雄好汉了!闭泡狠旱阃返溃骸按拍歉炼πΦ蹦晟跷昵,倘若活着,现下想必也有五十来岁了,不知他人在何处?”沈飞宇道:“元廷灭亡,残党退居北方,朝廷称为北元。想必便是在北元之中了!闭泡狠喊淹芬灰,继续瞧着。吴清微道:“诸位可还有甚么疑惑?莫非还以为是吴某闲来无事糊弄诸位?”

    何秋来笑道:“在下尚且斗胆一问,吴长老,就算这洛图经是真的。只是不知你捧着它告知大家做甚么?既有这等宝贝,为甚么不自个儿留了享用,反而说将出来,真是令人疑惑重重,任凭何某想破了脑袋,也想他不出!蔽馇逦⑿Φ溃骸昂胃笾魉敌α,吴某亦曾讲过,再好的武学,也要机遇领悟不可强求。这洛图经本是绝世武学,吴某也不得要领,这便与在座诸位一会,看看大家有甚么好的法子!

    铁无涯这时起身道:“好说,好说,既然它是真的,吴长老也有这番心意,那么便请吴长老先拿给铁某瞧瞧,说不定铁某领悟高强,一瞧便懂了也未可知!彼蛋展笮。秦怀德却说道:“吴长老,既然你讲要大家来瞧瞧,为甚么不发布武林英雄帖,召集其他七大门派与七大帮会,或者便在武林大会里说将出来,岂不妙哉!苯鸩换缓蜕溃骸把灾欣,言之有理!蔽馇逦⑻鞠⒌溃骸爸钗豢删头呀馕饽车囊环嘈睦。诸位怎的不想想,为甚么吴某只邀请了五个帮会。乃是因为诸位都是东首沿海一带,敝帮亦如此。咱们算不得外人,这才捧将出来与诸位共同享之。倘若是其他门派,吴某又岂能引狼入室?今夜不管如何,这关于洛图经的事诸位万万不可说将出去,否则恐引起武林大乱,吴某半生清誉将不复存焉?”众人闻之有理,心中均想:“倘若武林俱知,这绝世武学谁不眼馋,更客况排在八大绝学之上,那便真个要自相残杀了!蔽馇逦⑶谱胖谌说溃骸爸钗幌胂肟,倘若是武林大会上说了去,早就相斗了。唯有咱们是一家人,才能和气谈论商议!

    (本章完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九幽洛图说24》,方便以后阅读九幽洛图说第24章 洛图初现引争雄(四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九幽洛图说24并对九幽洛图说第24章 洛图初现引争雄(四)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九幽洛图说24。
网上真人赌博 日喀则市| 高雄县| 介休市| 什邡市| 晋中市| 唐海县| 博兴县| 鄄城县| 绥棱县| 靖宇县| 五常市| 石家庄市| 十堰市| 刚察县| 石楼县| 临邑县| 台江县| 沅陵县| 诏安县| 兴安县| 琼海市| 长岛县| 鄂尔多斯市| 武义县| 望都县| 河源市| 宜良县| 九龙城区| 洛川县| 鹿邑县| 蒲城县| 龙泉市| 石泉县| 柘荣县| 湖北省| 仙居县| 武邑县| 抚顺市| 镶黄旗| 泰宁县| 凤冈县| 科技| 洛浦县| 大埔县| 永清县| 玉溪市| 特克斯县| 于田县| 丰县| 石屏县| 博野县| 宣威市| 公主岭市| 肃宁县| 桂东县| 襄汾县| 河间市| 察隅县| 衡东县| 五寨县| 鲁山县| 博客| 定安县| 集贤县| 保亭| 西峡县| 怀宁县| 图木舒克市| 综艺| 石门县| 嘉鱼县| 成安县| 福州市| 扶绥县| 荔波县| 永昌县| 岳池县| 五华县| 东乌珠穆沁旗| 朝阳县| 新源县| 辽阳市| 砚山县| 甘南县| 泽普县| 武宁县| 淮安市| 惠安县| 香格里拉县| 中卫市| 连江县| 郧西县| 兴宁市| 峨眉山市| 桑日县| 慈溪市| 田东县| 突泉县| 白朗县| 诏安县| 瑞昌市| 永平县| 化州市| 永康市| 赤城县| 肥城市| 黑水县| 西丰县| 顺平县| 邳州市| 江永县| 磐石市| 蓬莱市| 洪江市| 渝中区| 西平县| 孝昌县| 双江| 仙桃市| 黄骅市| 金坛市| 刚察县| 景德镇市| 西乌珠穆沁旗| 双桥区| 织金县| 德阳市| 罗城| 腾冲县| 峨边| 宁乡县| 浏阳市| 汉阴县| 维西| 迁西县| 楚雄市| 康平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