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尚书府?我们不稀罕。

    苏瑾烟听见这话像是被吓到了一样,一双眸子微微泛着红,像是小兔子一样的看着尚书夫人,像是想要解释什么一样,却是“我我我”了好半天都没能说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这幅样子让顾轻绍看着都觉得心疼了,眼看着就要掉眼泪了,真真是我见犹怜。然而在暗处的男人看见了这一幕却是没忍住摇了摇头,想了想方才这丫头一言不合就往自己身上扬土的样子,还真是和眼前这幅小兔子样一点儿都不像,不过想着是想着,面具下的唇角忍不住就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别看苏瑾烟的面上可怜,实际上看着尚书夫人的样子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想想,如果当年没能嫁给步祈冬,而是嫁到了尚书府,其实结局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不一样。这个尚书夫人,觉得自己儿子是普天下最好的,一个侯府的女儿配上他家儿子都是浪费了。只是,苏瑾烟记着,前生这个尚书府的齐公子硬要去科举,却连是个举人都没考中,一时也成了京中的笑柄。

    苏瑾烟懒得回忆自己是怎么遇见的步祈冬,她不需要记得,只要知道,今生一定要让步祈冬那个渣男付出代价,对她来说就足够了。哦,不仅仅是步祈冬,还有苏梓琳。

    周围的夫人小姐们看着苏瑾烟的这个样子都频频摇头,心道这姑娘算是可惜了,眼下解释也解释不明白,可不就是被七皇子给祸害了么?

    苏瑾烟一抬头就看见了老夫人和父亲都用十分严厉的目光看着自己。几乎是如同变脸一般,她的面上顿时便出现了一片委屈之色,声音却十分的细弱,“不是这样的,祖母,父亲,真的不是这样的。你们听烟儿解释啊,烟儿和七表哥真的没有什么的…是,是…”

    事情都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了,再说这些未免有些苍白无力了,更何况她如今连话看着都说不明白,苏瑾烟泪眼巴巴的,可是却博不得任何一个人的同情心。

    苏瑾烟说不出来话的样子让王氏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,毕竟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,刻意培养了这样唯唯诺诺的性格。要是真的条理清晰,她这么多年的努力不就白费了?她就是要让靖安公主眼睁睁的看着,她的女儿,变成一个什么都不行的废人!

    只是顾轻绍的心里觉得惊奇,不知道自家的这个小表妹怎么会变脸变得这么快。他如今还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反应不过来,更是觉得有几分头疼,最主要的…他不知为何,觉得这空气里面有一种让他觉得浑身燥热的香气。

    他抽了抽鼻子,只觉得这香气是从苏瑾烟的身上来的。

    苏瑾烟可什么都不知道,不过也难怪她这些事情驾轻就熟,堂堂永和候的女儿,嫁给了一个武将之后不仅武将没有感恩戴德,反而是一家人都把她当成了一个下人,说出去会有人信么?若不是学会了装乖装委屈伪装自己,嫁过去的那些年里,她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。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!”苏廉德面上现了恼怒之色,“都已经有丫鬟来通报你私通外男,如今已经看见了你们二人胡闹到了如此境地,你居然还敢狡辩!”

    “侯爷,你吓到大小姐了……大小姐,没事,不怕,快跟我们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王氏来到了苏瑾烟的身边,像是往常一样的想要去握苏瑾烟的手,表示自己的亲近。至于这个解释,王氏是不怕的。自己带出来的人,如果这件事情能解释清楚才奇怪。

    然而也不知道苏瑾烟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,王氏有些意外的没有碰到她。

    苏瑾烟借着因为恐惧而后退的步伐而躲开了王氏的触碰,这是自己的杀母仇人!不过就算是心里的恨意翻涌,然而面上却依旧是有些怯生生的,抬头看着这么多人,低声道,“可是,可是这么多人呢?峙隆潭党隼戳,会对永和侯府的名声有影响呀!

    苏梓琳忙出来,大声道,“大姐姐你这个时候不解释清楚了,才会对我们永和侯府的名声有影响。你看看人家尚书夫人,都已经要退婚了!你要是再不解释清楚,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!”

    看着是深明大义的好妹妹的样子,苏瑾烟在心里冷笑了一声,抬头刚刚想说话,就听见尚书夫人拔高了嗓门,道,“什么要退婚了呀!今天就这么退了吧!”

    顿了顿之后,尚书夫人嫌恶的看着苏瑾烟,道,“我们衡玉虽然是高攀了,但是我们家要的可是清清白白的媳妇。这样不安分的以后嫁到了我们尚书府,也指不定有多少的事端呢。侯爷,今日的事情,是我们尚书府高攀不起,退婚吧!”

    苏梓琳一看见这样都像是急了,上前去亲亲热热的挽住了苏瑾烟的手,忙道,“大姐姐,你快说话呀。你要是不说清楚,你以后让父亲和祖母怎么做人啊。要是再不说清楚的话,尚书府都要退婚了。就算是你能说明白的话,你的名声可也就这么糟蹋了啊!

    苏梓琳说的倒是实话,若是女子被退了婚,以后可真的就不好嫁了。就算是靖安公主的女儿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更何况,都不用明天早上,等这些人离开了永和侯府,苏瑾烟和七皇子的事情就能传遍了整个京城。以后苏瑾烟就算是有心想要瞒下这件事情,也难了。

    苏瑾烟微微的挑了挑眉头,退婚?正合她的意思,你尚书府想要娶,我还不稀罕嫁呢!

    只是眼下这幅柔弱的样子还有些用,还要伪装一番的,她顶着一双红彤彤的像是小兔子一样的眸子看了看众人,像是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一样,就在众人都嗤笑觉得今天的事情就这么咬准了的时候,却听见了另外一个声音,来自站在后面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七皇子顾轻绍。

    “尚书府?我们不稀罕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惊世嫡女:病娇夫君请上门5》,方便以后阅读惊世嫡女:病娇夫君请上门第5章 尚书府?我们不稀罕。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惊世嫡女:病娇夫君请上门5并对惊世嫡女:病娇夫君请上门第5章 尚书府?我们不稀罕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惊世嫡女:病娇夫君请上门5。
网上真人赌博 乃东县| 囊谦县| 离岛区| 中方县| 额济纳旗| 青铜峡市| 尼勒克县| 陵川县| 湖州市| 岑溪市| 赣州市| 永嘉县| 扎兰屯市| 中江县| 库伦旗| 武宣县| 杭锦后旗| 洮南市| 福建省| 雷州市| 义马市| 高碑店市| 禹州市| 日土县| 聂荣县| 汝南县| 公安县| 库尔勒市| 社旗县| 遂溪县| 乐东| 连平县| 全椒县| 阜康市| 凉山| 邵阳县| 榆树市| 城口县| 桦南县| 萝北县| 广饶县| 博乐市| 永和县| 潍坊市| 海南省| 安宁市| 谢通门县| 临桂县| 会泽县| 仙居县| 乡城县| 江津市| 普洱| 马公市| 阜宁县| 县级市| 和田市| 德阳市| 无极县| 永年县| 石林| 龙门县| 长春市| 攀枝花市| 孟连| 万载县| 广丰县| 陇西县| 遂平县| 清涧县| 达孜县| 宣武区| 东台市| 三穗县| 宁河县| 剑川县| 浦城县| 巴马| 乌拉特后旗| 沅陵县| 长治县| 柯坪县| 西乡县| 临汾市| 久治县| 连南| 清远市| 黔东| 凤阳县| 西峡县| 七台河市| 东乌珠穆沁旗| 神木县| 乌兰浩特市| 丘北县| 中宁县| 七台河市| 紫阳县| 化隆| 通城县| 京山县| 汨罗市| 绥中县| 华坪县| 仙游县| 南昌市| 天峨县| 灵丘县| 乐昌市| 县级市| 太湖县| 施秉县| 青铜峡市| 镇巴县| 肇庆市| 黑河市| 舟山市| 三门峡市| 黄浦区| 海原县| 沈丘县| 许昌市| 鹤峰县| 三原县| 壤塘县| 晋中市| 洞头县| 延寿县| 科尔| 宜春市| 沂水县| 南丰县| 定远县| 宜良县| 丰顺县| 孟津县| 万安县|